粟特“国际商队”书写丝路贸易史话

爱康生活网

2018-06-30

  中国在黄金方面的交易也越来越多,通过上海黄金交易所和上海期货交易所来影响全球金价。中国有4支黄金支持的ETF,在投资者中也变得越来越流行。

  粟特“国际商队”书写丝路贸易史话  带着3个年幼孩子在奥克兰生活的LihuaJiang度日如年,她迫切地希望丈夫能够尽快回到新西兰来共同支撑起家庭的重担,但她最后等到的只是一纸离婚协议书。  从那以后,这位单亲妈妈只能带着孩子们过上了颠沛流离的生活,因为实在没钱租房,现在他们一家4口住在Manukau一家新西兰工收局(WINZ)安排的汽车旅馆里,这已经是他们继Papakura和Papatoetoe之后换的第三家了。

      对于IMF评估是否应将人民币纳入储备货币,易纲表示,在近期的改革后,人民币能够满足关于纳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的操作要求。    易纲还表示,中国将促进结构性改革和开放,改善沟通。

内容摘要:早在汉武帝当政时,丝绸这一华夏精美特产就从京都长安,经河西走廊至西域,向中亚和欧洲售卖,拉开了丝绸之路的商贸贩易。 起初,汉人带领西域游牧民族的商人,以零散或组成商队的形式,贸贩丝绸和其他物品。 关键词:商队;粟特;丝绸之路;商贸;中亚作者简介:  早在汉武帝当政时,丝绸这一华夏精美特产就从京都长安,经河西走廊至西域,向中亚和欧洲售卖,拉开了丝绸之路的商贸贩易。

起初,汉人带领西域游牧民族的商人,以零散或组成商队的形式,贸贩丝绸和其他物品。 随后,丝绸之路上散居的各族游牧人逐渐参与丝绸商贸活动,历经数百年而不衰。 其中,最为典型、最为突出的,当属隋唐时期的粟特商队。   沿丝路东移入华  粟特人在中国古史典籍上为外来入华民族,通称为胡人,原居于中亚阿姆河与锡尔河之间的泽拉夫珊河流域(史称粟特地区,大致相当于今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与吉尔吉斯斯坦一带)。

粟特人在这一地域建立了大小不等的城邦国家,例如康国、安国、曹国、米国、何国、史国、石国等独立国家。

后来,粟特人以自己的城邦国家名为各自的姓氏。

  粟特人从未形成一个独立统一的帝国,先后遭受周边各个强盛民族的控制或奴役,但是,他们自身的应变能力很强,作为一个民族才没有灭亡。 从人种学而论,粟特人属于伊朗系统的中亚古民族;从语言上观察,属于伊朗语族的分支,其文字则通称粟特文,是阿拉美(又译阿拉米、埃兰)文字的一种变体。   中国史书将粟特诸国人统称为昭武九姓,或俗称九姓胡、杂种胡、粟特胡。

3世纪,中国进入魏、蜀、吴三国时期,粟特人历经动乱或连年战争的逼迫,开始从中亚原居地,沿着丝绸之路东移入华,进入新疆、河西走廊和中原地区,并投入丝绸之路的商贸活动。

4—6世纪中国南北朝时,粟特人逐渐在新疆至长安的丝绸之路沿线的村屯落户定居,放弃游牧生活,大多转而从商,少数人务农,形成粟特人聚居的村落。 隋唐时,这些村落首领大多成为丝绸之路的粟特商队首领。   商队规模空前庞大  一支粟特商队往往几十人或近百人,常年活跃于丝绸之路上。

粟特商队首领在中国史籍中被称作萨保或萨甫,为粟特语译音。 至6世纪末期,粟特商队成为丝绸之路上占据主导地位的专业商队,较大的粟特商队扩大到几百人乃至上千人。

  萨保大多头载宝冠,身穿翻领窄袖长袍,腰间一面悬挂箭袋,一面配带短刀,骑马走在商队前部。

在萨保的身前左右,还有几个戴着船形小帽、身带短刀和箭袋、手握望筒的骑马武士,随时瞭望前方路途是否平安,遇险则挺身保卫萨保。

后面跟进的则是运输队,货物大多由骆驼驮运,少部分由马、骡、驴驮运。 商队两侧和队伍后部,另有为数众多的商队劳力或奴仆,手持长鞭催赶牲畜。 商队最后面,有时可见牛拉大轮木车,车上搭有帐蓬,用来搭乘萨保的家眷。

粟特商队还设置兽医数人,随队跟进,不时为牲畜诊病灌药。

  粟特商队尤其是大型商队,另有专设的武装,以防范强盗打劫。 如果强盗力量强大,商队无法抵抗,则以随队携带的波斯钱币进行打点,以期和平解决。 为了安全起见,粟特商队途经中亚、新疆、河西走廊之时,往往吸收当地的突厥人、吐谷浑人、高车人、嚈哒人加入商队,抵御强盗劫掠,这些人成为粟特商队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 因此,粟特商队是名副其实的“国际商队”。   商队成员几乎均由男子组成,往往昼行夜宿,很少夜晚打着火把赶路。 每当行进到平坦草地,或到达村屯、大小市镇,往往停留住下,从牲畜背上卸下货物,喂草料歇息。 同时,支起帐篷,供商队人员休息。 商队头人或武士头领,还可乘时饮酒会餐、歌舞娱乐。   粟特商队属于远道长途贩易,虽然携带的草料与粮食较为充足,但种类比较单一,缺少新鲜肉食。 萨保有时乘兴带领商队护运勇士们,到山林野外行猎,猎获花角鹿、羚羊、野猪等野味,佐酒美餐,用以补充所带食物的欠缺。

  粟特商人行进在丝绸之路上,非常艰辛劳累,又时有不安全之忧。

粟特人信奉源自波斯的锁罗亚斯特教(又称祆教,俗称拜火教),商人行进在丝绸之路上往返贸易时,往往将祆教神像带在贴身衣服里,随时顶礼默默祈祷呵护,保佑途中顺利平安,身体康健。   商队经营的外贸贩易品种多样,但以丝绸等物为大宗。

此外,还有大唐帝国所产的各类彩色瓷器、精制漆器、名贵茶叶、地道中药材,以及金银制品。

自汉代至隋唐,中华物品西销亚欧大陆,处于贸易出超状态,输入的物品一般是亚欧所产的胡粉香料、金属器具、玻璃制品等。   墓穴壁画再现商队盛况  907年,唐王朝灭亡,中国历史进入长期的分裂和战乱时期。 直至1278年元朝灭掉南宋,中国才再次进入大一统阶段。

历经数百年的分裂和战乱,丝绸之路商贸时断时阻,粟特商队的商贸活动也随之弱化或淡出。

  与此同时,以商队首领萨保为首的粟特上层人士大多在新疆和河西走廊的重镇安家,平民则在广大村屯落户,转而从事农业劳作,成为当地的编户齐民,并逐步汉化,他们信奉的祆教也随之儒化。

至元代和明代,粟特人已全部汉化,融合于中华民族大家庭之中,中国史册此后再无粟特人商贸活动的记载,粟特商队在丝绸之路的商贸业绩也被尘封于历史之中。   最近几十年来,考古人员在陕西、山西等地发掘出了虞弘、安伽、史君等粟特商队萨保的墓葬,其石刻墓志和精美壁画充分展示了丝路贸易的壮观场景,古老粟特人光彩耀眼的商贸事迹得以再现于今世。 在中西物质与文化交流史上,粟特商队谱写了壮丽的篇章,也为新时代中华民族发展“一带一路”国际商贸事业提供了可贵启示。   (作者单位:辽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